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固始地名

固始地名

關鍵詞:固始地名的由來,固始地名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固始在線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gszxqyq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10898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隔夜廟

固始城南十里,有一座小小古廟,廟房前后兩層,各是三間,前為前殿,后為后殿,中間夾一四方院落。廟名奇特,稱“隔夜”。 
  相傳劉項交兵,劉邦兵敗,只身落荒而逃。楚霸王項羽,必殺劉邦方肯罷休,猛追不舍,逐漸脫離了隊伍,也成了單槍匹馬。兩個人后腳趕前腳,顧不上吃飯、歇息,一個拼命地逃,一個拼命地追,都已是人困馬乏,疲憊萬分。看看天色不早,劉邦漸覺精力不支。他在馬上舉目四望,曠野展平,既無樹林,也無草灘,整個兒沒有藏身之處,又不敢覓村莊投宿。正在焦急之中,忽見路邊有座小廟。劉邦跳下馬來,走進廟門一看,只見神案已是多年斷了香火,殿房殘破不堪,到處蒙滿蛛絲陳塵。再往院里一看,一人多高的枯草蓬蒿,擁擁擠擠,到邊到角,密不透風。劉邦雖在倉惶之中,仍然不乏心計,看罷此情此景,心里暗自欣喜地稱道:“真乃天賜我避難留宿之所也!”遂轉身出廟,把馬牽至道上,撒開韁繩,又在馬屁股后頭抽了一鞭,那馬朝著前去的方向,一溜煙地空身跑開了。 
  緊緊尾追在后的項羽,前頭不見了劉邦的蹤影,看看路邊有座古廟,料定是在廟里躲起來了。他下馬進廟搜尋,只見三間殘殿,除了滿身蒙塵的一尊東岳神象和一張神案外,空蕩蕩別無它物。項羽再看后院,只見滿院蓬蒿,密密匝匝,布滿蛛網;一指多長的馬峰,成群結隊,在梢頭上嗡嗡作響,飛來飛去。項羽詳察細看,絲毫沒有發現有人鉆進草叢,躲進后殿的痕跡。項羽返身出廟,緣廟前后轉了一圈,除了一個前門可以進入外,后殿既無后門,也無后窗。項羽再往四周看看,也沒有見劉邦的坐騎,心里暗想劉邦是冒黑往北逃了。“好吧,往北不遠,就是城池,有楚軍駐守,看你能逃出我的手心!” 
項羽想著,不由得兩眼皮上下打起架來,他同劉邦一樣,疲憊得連馬鞍子也坐不往了。于是,便復進前殿,剛剛躺下身子就呼嚕了起來。 
  這一夜,劉邦在后殿,也甜甜地睡了一個通宵。原來,他是放走馬匹后,重新掩好廟門,返身繞到廟左邊,翻過院墻,跳進后殿的。只這么一個小小的花招,就足足瞞過了項羽。劉邦所以敢拿此一手,對付項羽,因為他素知項羽勇長智短,粗率魯莽。 
  第二天清晨,劉邦在后殿屏聲靜息,只待項羽起身上馬登程,耳聽馬啼聲遠去之后,才不慌不忙,翻墻出廟,遠遁他方。 
  后來,劉邦終于戰敗項羽,統一天下,面南稱帝。他想著這一回大難不死,反跟項羽在一座廟里同睡了一夜,因而賜廟名為“隔夜廟。” 

  站 馬 巷 
  固始縣城出東關不遠,有一南北小巷,名叫“站馬巷。” 
  站馬巷是如何得名的呢?相傳劉邦屯兵固始期間,兵士有所不軌,常常侵害百姓。當時的站馬巷,住的全是清一色的篾匠,家家戶戶都靠編制竹器為生,是一條竹制業小巷。竹制品當中,尤以竹席最佳:花紋精致,光滑潤涼折而不斷,易帶易存。時值炎天,劉邦兵士中不少人,跑來小巷,強取硬索。 
  篾匠當中,有一古稀老人,姓馬,也是編席高手。他精心編織了一領好席,特意在席的中心織上了“得民心者得天下”七個大字,派人把這領席獻給了劉邦。 
  劉邦收下席子,中午歇晌,一眼看見了席上的字。暗揣內中必有隱情。他當下差人打聽獻席子老漢的住處,決定親自私訪一趟。 
  這一天,劉邦沒帶隨從,單人匹馬,來到小巷。到巷口拴了戰馬,徒步走到馬老漢家。馬老漢聞聽劉邦前來,初時驚恐萬分,一見到劉邦和顏悅色,謙恭有禮,馬上便象故交一樣攀談起來。劉邦問及席 上編字之事,馬老漢便將劉邦兵士劫掠百姓的種種不軌,詳情敘了一遍。最后,馬老漢說:“縱兵掠民,罪在將領。我以此席獻上,實則以席上的字句諫上,萬望大帥恕小民犯上之罪。” 
  劉邦聽罷,不但不氣,反而好言撫慰馬老漢,感謝他直言勸諫之功。嗣后,劉邦命令軍紀,約束士兵,再也沒有搶掠百姓的事情發生了。劉邦由此常來竹巷,找馬老漢和篾匠師付們攀談,體察民意,勤謹治軍。 
  劉邦每次來竹巷,都把馬拴在巷口。部下每每從帥賬找不到他,只要一看見巷口上站立的那匹高頭大馬,就知道劉邦又到篾匠師付家里作客去了。 
  人們當時為了紀念劉邦惜民從諫的精神,就把這條竹巷,取名“站馬巷”——一直沿用至今。 

  火 龍 溝 
  出固始縣南關,是一片起伏的丘陵。丘陵當中,有一條南北狹長的谷地,當地百姓稱它叫“火龍溝”。 
  傳說劉項交兵,劉邦兵敗,被項兵死死圍困在一座小山丘上。一連數日,漢兵沖突不出,眼看糧盡水絕,軍心動搖,再無作戰能力。劉邦決意拒險死守,等待援兵。又過數日,項兵越圍越緊,哪里有援兵蹤影?縱有援兵,也難以解開項兵重圍。越是劉邦陷于絕境,越是項羽驕縱非常。就在嶺下谷地,項羽每天親自罵陣,定要劉邦本人跟他決一雌雄,而后撤圍罷兵。其實,項羽用心在予置劉邦于死地而后罷。 
  劉邦武藝,哪里是項羽的敵手? 
  項羽罵陣不休,劉邦死不出戰,連又數日。這一天,項羽又在索戰,劉邦突然出現在營門上。只見他頭扎紅巾,身穿紅色戰袍,肩披大紅斗蓬,坐下棗紅戰馬。劉邦當面給項羽答話,表示應戰。約定今夜三更,就在山上,比個高低。劉邦若敗,甘愿下馬受縛,立地就刃。 
  霸王穩操勝算,當下爽口答應。 
  是夜,月黑風高,伸手不見五指。項羽早早列陣谷地,令軍土打起火把,專等劉邦出戰。鼓打三更,只見山上劉營啟處,劉邦仍著白日衣裝,胯下棗紅戰馬,在火把映照下,猶如一條火龍,飛下山來。霸王連忙迎上,二人沒有答話,就一來一往交開了手。 
  火把閃閃,戰鼓聲聲,霸王身穿黑色戰袍,胯下烏雅戰馬。兩個人,兩匹馬,剛好一紅一黑,來往廝殺,你沖我擋,直斗了幾十回合。那霸王身高力大,武藝精湛,越戰越勇;這邊劉邦,雖然毫無畏懼,卻是漸漸精力不支,眼看只有了招架之功。轉眼兩馬相交,只聽霸王霹靂一聲斷喝,抽出身上佩劍,一揮手斬劉邦于馬下。 
  霸王得勝,仰天一陣長笑,隨趨軍沖上山來。到了山頂,不見漢軍一兵一卒,只剩下座靜悄悄的空營。 
  原來劉邦趁霸王列陣對壘,部下兵丁情驕志懈,把守松馳之時,早帶本部人馬,首黑突圍走了。霸王趨得勝之兵上山時,劉邦已遠遁五十余里。 
  那和霸王交戰,死于霸王劍下的是劉邦手下的大將紀信。 
  霸王又一次落入劉邦的圈套。 
  因為紀信代主而亡時,著的紅冠紅袍,坐下棗紅戰馬沖下來,煞似一條火龍;又傳劉邦就是火龍轉世,故而后人就把忠臣紀信代主葬身的谷地,取名“火龍溝”。 

  史 湖 街 
  離站馬巷不遠,有一條南北小街,名叫“史湖街。” 
  史湖街也有一番來歷。 
  劉邦屯兵固始,為了拒敵之便,把軍馬都集中在這條街上。小小的一條街,前前后后,街面宅院,到處都是成行成溜的戰馬。不上半月,馬屎馬尿,堆積成山,聚流成河,離街半里,就聞到臊氣臭氣噴鼻。住在當街的平民百姓,更讓這股惡氣熏得飯吃不下,水喝不進,老老少少怨聲沸騰,怒呼這條街變成“屎糊街”了。 
  老百姓怨聲傳到劉邦耳朵,他親身前來探視,一見街景果然不堪入目。他急令疏散軍馬,沖刷街道。可是,這條街道通共只有一眼水井,平日街民吃水都很困難,哪里還有沖刷街道污穢的水呢? 
  劉邦打聽得知,離街東去一里,有一條河,名喚史河,清湛水豐。于是他便下令兵士,開溝引水。為了沖刷街道和徹底解決百姓吃水用水之難,他下令兵士,臨街開挖一湖,屯蓄湖水。史水向湖,一舉兩得,街道沖刷干凈了,百姓吃水用水也不用愁了。 
  劉邦詼諧地問一老者:“這會這條街再不是‘屎糊街’了吧?” 
  老者回道:“為了感報大人恩德,這條街就叫‘史湖街’吧!” 
  史湖街,從此得名,沿用至今。 

  拴 線 樁 
  固始縣城西關外,有一個地方,名叫“拴線樁”。 
  拴線樁也大有來歷。 
  傳說劉項交兵,這一回再不是漢軍失利了,而是項羽兵敗,并且敗得很慘。 
  項軍人馬,讓漢軍整個圍困在一個方圓不到三里的地盤上,看看糧食沒了,燒柴也完了。就是挖野菜,草根充饑,也只好吃生的了。 
  漢軍趁此機會,加緊攻擊,希望一舉徹底擊潰項軍,活捉霸王。可是,項軍兵將,都是霸王親自帶出的江東子弟,講鄉情,死也不愿投降漢軍,戰斗力一直不衰。 
  相持多日,項軍突不出,可漢軍也攻不下。劉邦帳下,有一謀士,就是后來封為留侯的張良。他對劉邦說:“臣有一計,可一舉瓦解項軍;雖不能要他們向我投降,卻能讓他們失去斗志,開小差逃跑。兵將一散,項羽就不戰自斃了。” 
  原來,張良知道楚軍都是江東子弟,素來思鄉心切。他們跟隨項羽,長期征戰在外,眼下又兵困蓼城,前程暗淡,生死難卜,人人都是心已歸去。若是再用楚人楚地的鄉情音一勾引,項軍痛思妻兒爹娘,恐怕就不戰自潰了。 
  張良著人,用五張牛皮,做了個大風箏。又搓出長長的牛皮細線牽著,乘風剛好把風箏放在楚營半空上。每天夜晚,萬籟俱寂,張良就攜帶玉簫,親自坐上牛皮風箏,飄游在楚營半空。 
  張良本來就是個品簫的高手,這陣兒他用上功夫,專挑楚鄉那動聽的曲兒吹奏。風箏在楚營上空飄揚,那悠悠揚揚,沁人心脾的簫音就伴著天上明月瀉下的萬縷清輝,灑在每一個楚兵楚將的耳際枕邊。 
那張良品簫: 
  一吹楚鄉月,悠悠行中天。 
  妻兒守空閨,夢里望夫還。 
  二吹楚鄉水,清清起漣漪。 
  爹娘依門望,日日盼兒歸。 
  三吹楚鄉花,麗麗沐春暉。 
  征人愿采擷,速速脫戎衣。…… 
  張良夜夜吹簫,楚兵楚將聽得入迷,人人心頭由不得涌滿了無限鄉愁,有的兵士竟讓簫音催得偷偷哭上半夜。不幾日,只見楚兵越來越少,原來真的都開小差逃回鄉土了。 
  這一仗,項羽全軍瓦解,漢軍大獲全勝,張良也立了大功。 
  張良做的牛皮風箏,用人拉線是拉不住的,風箏線拴在一根深埋在地下的大木樁上。后來,當地人們就把埋木樁的地方叫“拴線樁”。至今,樁痕仍在,猶如一眼深井,常年泉水不斷。 

  霸 王 臺 
  出固始城關往東北,行十里,是一片原洪水故道的低洼易蕩地區。那里有一片高臺,突出洼地之上,古來稱“霸王臺”。 
  同霸王臺相距三里,相對相望的還有一個高臺,叫“龍王臺”。不過,龍王臺沒有霸王臺氣勢宏偉。兩臺的東南方,還有一條帶狀低洼區,叫做烏江。 
  相傳霸王臺為當年楚霸王項羽,下令兵士掬土而筑;龍王臺是劉邦為應戰霸王,將士擔土筑成的。霸王兵多,一人一把土,就把臺子筑得老高老大;劉邦兵微,一人幾擔土,也沒把臺子筑到霸王臺般氣勢。 
  兩軍筑臺對壘,可見劉軍不是項軍敵手。 
  然而,項羽就在這里一敗涂地,并遂在臺東南的烏江,溺水殞命,了結了英雄一世,風云一生。 
  原來,霸王恃勇驕縱,輕賢拒諫。他手下一謀士叫韓信,雖然身體瘦小,力不縛雞,但文韜武略,卻在萬人之上。項羽看不起他,還常常取笑他。有一回,項羽當著眾將的面,取笑問韓信有多大力氣,  韓紋答道:“四兩。”霸王說:“四兩太少了,還沒有我一根毫發力氣呢?”韓信僅問道:“大王到底有多大力氣呢?”項羽答道:“力能扛鼎,千斤之上。”韓信說:“我要用四兩拔你千斤。”說罷憤然而去,投了劉邦。劉邦惜才重賢,從諫如流,韓信受到了重用,一心一意要為劉邦圖謀天下。自從兩臺對壘以來,劉邦愁眉不展,項羽每每索戰,劉邦都只能杜門不應。韓信看到眼里,暗暗在為主帥操心。他分析楚軍兵力強大,跟他硬拼死斗是根本不能取勝的,甚至還會遭到慘敗。因此,只能取智斗一條路,拿四兩力氣撥千斤,讓楚軍不戰而自潰。他看兩臺的東南方有一條白浪滔滔的烏江,覺得可以利用,心里便有了計策。 
  韓信暗暗馴養了兩只鸚鵡,每天數遍地只教他們一句話:“霸王霸王,必死烏江”。沒要多久,鸚鵡就馴熟了。一見到人,張口就是:“霸王霸王,必死烏江。”學舌的鸚鵡也怪,你用什么方言教它,它學的就是什么方言。韓信故意用楚鄉土音教它,那兩只鸚鵡一張嘴,就是板板正正的楚地口音:“霸王霸王,必死烏江”。 
  韓信馴好了鸚鵡,就向劉邦獻計說:“大帥要取勝項羽,必得取地利而用之。此地不遠那條烏江,便可埋葬項羽。” 
  劉邦一聽,喜從心來,連忙要韓信說出他的計策。 
  原來韓信要劉邦不要拘于一臺之小利,趁項羽日下索戰心切,把隊伍拉過烏江,勾引項羽過江作戰。漢軍一方面作好全面埋伏,一面迫項羽背水作戰,然后,全軍出動,分解項軍,集中主力,專擊項羽本人。至于往下再如何行動,韓信沒說,只說:“大帥放心,韓某定要項羽墜江殞命。” 
  劉邦聽罷,覺得韓信所獻之計,很有道理,于是欣然同意,并委派韓信調遣兵馬,按計行事。 
  漢軍悄悄過了烏江,從容地作好埋伏。項羽見龍王臺不見了漢軍,以為是漢軍怯戰逃跑,當下傾全軍追過江來。韓信沒等過江的項軍立定腳跟,指揮兵馬,全面出擊,直打得項軍措手不及,陣勢大亂。韓信看楚軍已被分割成數股,互不相顧,立即揮重兵單擊主帥項羽。趁楚軍一派混亂,主帥指揮失靈之機,韓信又密遣一精干兵土,混入楚軍當中,放出兩只鸚鵡。那兩只鸚鸚,一派楚腔楚調,見人就喊:“霸王霸王,必死烏江。”楚軍兵將聞聽驚駭不已,紛紛傳呼道:“神鳥傳說,大王劫數到了!”軍心遂亂,一窩蜂似的倒戈逃竄,搶船爭波,誰也顧不上救援困在核心,拼命酣戰,不愿敗陣的霸王。 
  看看夕陽西墜,宿鴉歸巢。霸王左沖右突,脫不開四方相逼的槍刀,再一看身邊的將士,只剩寥寥無幾。霸王頓感身孤力單,縱然他有萬夫不擋之勇,卻難敵久戰不下的劉邦兵馬。他氣急敗壞,大吼一聲,斬殺兩名漢將,沖出重圍,奪路趕向渡口,準備渡口歸營,重整旗鼓,再雪兵敗之恥。 
  霸王馬到渡口,只見浩浩鳥江,空空蕩蕩,靜自泛流,哪里還有渡船可尋?霸王低眉一看,只見渡口船埠頭上,億萬黑蟻密聚,現出八個偌大蟻字:“霸王,霸王,必死鳥江。”霸王不由心底一陣凄惶,他再回頭一看,只見漢軍旌翻旗動,鼓角震天,呼嘯吶喊追殺而來。霸王這時方感到山窮水盡,走投無路,仰天一聲長嘆:“天不助我,氣數該盡!” 
  霸王正在懊喪,忽見上游忽喇喇飄下一只小船。他連忙急呼,央求船家擺渡。小船上那艄公,愣著眼睛打量霸王,冷漠不應,好半響才說:“將軍,俺這船小,擺不得渡。將軍若實在要過江,可別見怪,必得依從俺的意思才中。” 
  霸王看追兵已到眼前,顧不上許多,連忙應道:“由你吧,船家。” 
  艄公說:“俺這船,擺人不擺馬,擺馬不擺槍。”要知道,霸王使用的長槍,少說也有一百來斤。 
  霸王點頭答應,丟下馬匹,長槍,只身一躍跳上了船。霸王乘的船剛剛離岸,劉邦兵將就趕到埠頭。霸王正自慶幸,思謀來日雪恥,冷不防,小船一個翻身,霸王一頭扎進了大江激流之中。 
  原來,船上的艄公,是韓信早派下的兵士所扮。韓信素知霸王勇甲天下,就是一馬一槍,也能力敵千軍,不用此計,怎能使霸王喪生魚腹?那岸上黑蟻聚成的八個大字,也是韓信玩得把戲。他在楚軍渡江之后,就暗使人用蜂蜜作墨在地上寫了“霸王霸王,必死鳥江”八個大字。螞蟻為了趕嗜蜂蜜,擁聚成團,湊形成字,用來盅惑霸王,以懈其志。 
  霸王再沒能回到霸王臺。霸王落水殞命的渡口,舊痕未泯,現在那里仍叫:“失志口”。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固始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其他本地歷史信息

電話:0376-4619866 傳真:"" 郵箱:yhdnzzh#126.com
地址:固始縣成功廣場府邸花園西南角 郵編:4652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固始在線公司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""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泰坦尼克号救援彩金